相关文章

应季采摘带火苏州太湖民宿 升级需"文化包装"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枇杷之后,苏州太湖东西山的地产杨梅也少量成熟,不少心急的游客已赶去尝鲜。按理说,枇杷、杨梅并不是什么珍稀水果,想要买到、吃到一点也不难。但这一茬一茬的水果直接带火了东西山几百家民宿的生意,吃饭、住宿的游客都多了。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两季水果青黄不接的“空窗期”,不少民宿却门庭冷落。记者走访发现,要拉长经营周期、形成品牌,本土民宿还需加把劲。

  应季采摘带火太湖民宿

  “杨梅还没有大量上市,已经有不少人来打听。这两天游客多,太湖大桥都堵得厉害。”苏州西山梅盛农家乐老板蒋洪林喜滋滋地介绍。端午小长假,梅盛农家乐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满房”。记者跟随蒋洪林走进参观,L型的二层小洋楼内共有6间客房,每层3间,一楼紧挨着蒋家自住的屋子。所有房间都是一张大床、一张小床的家庭房。院子里种着一株橘子树、一株石榴树和一小片竹林,院门边,一棵十来年的大枇杷树长势喜人。

  “每年5月下旬,黄澄澄的枇杷灯笼似的挂在枝头,眼馋的在外面马路上看见就会进来。今年结了100多斤,两三天就被客人摘完了。”蒋洪林告诉记者,他家原先以餐饮为主,最多能同时开15桌,但他还是希望客人能住下来,“那至少会连吃两三顿,否则可能吃一顿就走了”。出于同样的考虑,几乎一夜之间,东西山绝大多数农家乐都升级成了民宿,果然留住了不少过夜游客。

  “近年来,作为一种高附加值的深度体验方式,民宿游在苏州蓬勃兴起。”苏州市旅游局规划发展处处长徐征介绍。据统计,目前苏州有民宿(含农家乐)约1万家,客房近10万间,从业人员超过4万人。部分区域已呈现出产业化规模,仅苏州吴中区环太湖地区就有近600家。

  “农产品丰富是太湖民宿的特色。春天有碧螺春,夏天有枇杷、杨梅、黄桃,秋天有大闸蟹……游客可以购买,也可以体验采摘。”苏州西山农家小院民宿掌柜蒋朱君介绍。他家里就有8亩果园,这两年几乎已无需另找销售渠道,光是入住民宿的游客就可以消耗大半。“这几年不少原先进城工作的年轻人回到老家创业。实话说,我们村里开民宿的,一年多赚10来万元问题不大。”

  “望天收”仍是民宿常态

  与假期里的火热情景形成鲜明对比,就在几天前,不少民宿老板还在为客流发愁。“今年天公不作美,雨水高温交替,枇杷提前下市,比往年早了大约一周。”蒋洪林透露,“五一”小长假之后、枇杷上市之前,约莫20天的时间里,梅盛农家乐没有一位游客入住;枇杷下市后,等待杨梅上市的这10天也是如此。不少民宿着实冷清了一段时间。

  冷清的原因还包括天气。“来住民宿的基本都是上海、苏州等附近城市的自驾游客,随机性很大。早上起来看天气不好,说不来就不来了。”几乎每个周末,民宿老板们都盼着能有好天气,刮风下雨太冷太热,都可能影响客流。“望天收”依旧是大部分民宿的现状。

  “这说明本地农民自营民宿的魅力值还不够。与台湾等民宿发展较早的地区相比,条件还比较简陋,只是在农家乐的基础上附加提供了最基本的住宿功能。”苏州大学硕士生导师、五维源景观设计院院长唐剑直言,住民宿,寻乡愁,但不要真的以为所有城里人都可以接受原生态的农家居住环境。民宿的外观可以“天然”,但内在还应强调服务质量。记者了解到,农民自营的民宿价格约200元/天,与本地快捷酒店的价格差不多,但室内陈设都比较简单,一般也不提供牙刷等旅行用品。

  上海游客谢联霞一家入住太湖民宿,她的住宿体验印证了这一观点。“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尽可能选择民宿,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哪怕硬件设施比酒店差一些也没关系,但至少要保证干净舒适。”她回忆起之前一次不愉快的住民宿的经历,“说是24小时热水,但只有一点温热,洗完澡第二天就感冒了。”

  社会资本分羹补短板

  农民经营的民宿凸显出来的短板,正由社会资本弥补,设计考究的精品民宿发展迅速。在苏州吴中区临湖镇柳舍村,村民将闲置房屋委托给村委会向外出租。“右见·十八舍”民宿项目团队与柳舍村村委会签订协议,租下了其中一部分房屋,并根据面积大小,每年给每户村民不低于5万元的租金。

  “‘十八舍’计划设置18间客房,每间客房对应一篇《诗经》、一个主题、一种色调。”“右见·十八舍”民宿项目负责人扈俊鸽举例,第一间客房名为“桃之夭”,精致的竹帘上写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诗句,客房的主题色彩是嫣红色,十分雅致。定期举办的读书沙龙等主题活动更为其增加了文化味。

  “右见·十八舍”的背后是一个颇具规模的设计公司和40多人的专业设计团队,扈俊鸽透露,首批9间客房的装修已耗资200多万元。因此,这类精品民宿普遍价高也是必然的。“标间680元/天、大床房780元/天、套间1380元/天,节假日上浮100元。经常有人问,怎么比星级酒店还贵。”苏州吴中区东山镇金元堂民宿掌柜邱晓庭坦言,要说管理水平,民宿肯定比不上星级酒店,但民宿的味道是千篇一律的酒店所没有的。

  两相比较,精品民宿的客流明显更为稳定。“上周末下着大雨,仍有5个老外家庭赶来,在院子里烧烤,玩得不亦乐乎。”扈俊鸽说。而邱晓庭则表示,节假日入住需要提前一周订房,他们有时甚至不得不拒绝一部分订单。有的精品民宿没有在旅游网站上推广,仅靠朋友圈口口相传,就生意不断;还有的则“豪气”地宣称,初期任务是打响品牌,暂时不算经济账。要打造民宿品牌,告别“望天收”、提升附加值,亟需文化包装,但这过程需要大量人力、财力投入,这些都是农民自营民宿望尘莫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