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苏州传统雕刻工艺 与当代雕塑艺术的会晤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清华大学雕塑系主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曾成钢 不锈钢雕塑作品《莲说》

台湾雕塑学会秘书长邱泰洋  石雕作品《如意》

中国雕塑院雕塑家曾月明、苏州市雕塑协会名誉主席梁君楣合作-铸铜雕塑作品《中新之谊-邓小平与李光耀》

新加坡雕塑学会会长杨子强  不锈钢雕塑作品《当代人间》

苏州大学教授沈建国铸铜  作品《忆江南-秋石头》

苏州市雕塑协会秘书长杨明  铸铝雕塑作品《风景-我自奔跑》

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还是不其然的相遇,在2015年的春天,苏州传统民间雕刻艺术走进美术馆,与源自于爱琴海古希腊罗马的雕塑艺术在苏州工艺美院美术馆同台展出。中国民间雕刻艺术与当代雕塑艺术的会晤,恍若上世纪初国门初开后西医与中医的一次历史性的交集。那次两个不同体系的医学,甚至连带西洋绘画和中国画的碰撞,擦出的已经不再是中医和中国画是否科学的论争火花,引发的却是一场燃烧中国后百年人文思想的熊熊大火,被这把火烧得最彻底的大概就是中国的教育体系。

教育改变的不仅是研究方式和知识结构,引导的却是人们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在“洋为中用”方针下实施的全面西化教育模式,虽然在自然科学方面建立了自己园地,但在人文科学领域却迷失了固有的家园。就造型艺术而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成立于1956年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坚持了43年后,还是被源自于西方现代艺术教育体系的“设计艺术学”所融化,最终消失在清华大学的综合学科中,成了追逐“大美术”的弄潮儿。曾几何时,一些原本开设“工艺美术”专业的高等院校也纷纷更换门庭,一时间,传统工艺美术大有被挤出现代高等艺术教育体系的趋势。

其实,如果从源头上看,雕、塑、刻都源自于人类最初使用工具改变物体形状所进行的创造。无论西方和东方,他们使用的手段和方式是相同的,创作的初衷也是想通的。如果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西方的雕塑艺术进入了主流社会,而中国的雕刻艺术还是延续在民间。近年来,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快行道上,“记住乡愁”的顾盼让人们认真地重新审视传统民间艺术,工艺美术这一凝聚了中华民族人文精神和造物智慧的艺术形式终于得到了应有的认可。

认识的深度建立在学识的高度上,对工艺美术一如既往重视的是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在全国高等艺术院校改操易节时她 始终不渝,不仅不跟风撤并传统学科,还与工艺师合作,大力发展具有特色的民间工艺美术项目。一贯的治学理念贯穿在整个学科建设中,值此苏州雕塑协会成立之际,以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主办的筹备会,首先想到的就是让苏州雕刻工艺和来自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雕塑学会、清华美院、台湾雕塑学会、新加坡雕塑学会的一流雕塑作品同时展出,以期在一个平台上进行交流。

在民间,传统工艺美术与当代雕塑艺术的互动一直没有停止过。一些高等艺术院校雕塑专业的本科甚至研究生毕业后不是从事当代雕塑艺术创作,而是投身到了民间雕刻艺术之中,在苏州的舟山村有,在无锡的宜兴有,在浙江的东阳有,在黑龙江的哈尔滨也有他们的身影。如果说大学生从事民间雕刻艺术是一种人文精神的回归的话,那么民间工艺师们的主动求学则又是一种个人艺术发展的自觉。蒋喜,一位在玉雕领域已经卓有成就的工艺师,先后到中国美术学院和清华美术学院进修学习。钟景德,一位在木雕领域也已经功成名就的领军人物,花了数年时间,先后在清华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进修学习。在苏州,到高等艺术院校进修深造的工艺师数不胜数,他们宁愿放慢经营的脚步而自费去高等艺术院校修炼,为的是在雕刻艺术的当代之路上走得更远。

苏州有着悠久的传统工艺历史和丰厚的雕刻文化,拥有几乎涵盖全部传统雕刻工艺的品种和不下十万的竹、木、牙、角、核、玉、石、砖、陶、瓷和金属、琥珀、蜜蜡等的雕刻大军,且每个品种都有让人叹为观止的精品和出类拔萃的能工巧匠。此次“苏州传统雕刻工艺邀请展”是“拙政雅集——苏州国际雕塑论坛暨名家雕塑邀请展”四个分展中的一个部分。因为场地空间和展览规模的限制,无法承载苏州雕刻工艺的全部,只能有所选择地邀请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工艺师参与活动。

基于展示苏州传统雕刻工艺的传承性、当代性和创新性的初衷,在展览品种的选择上考虑更多的是当代性,因此确立了以玉雕、木雕、核雕、石雕、砖雕为主体,兼顾其他如青铜浇注等塑形工艺。在作者的选择上以传承性、当代性和创新性为标准,强调当代和创新。老实说,由于苏州工艺美术从业人员的基数大,具备这些条件的作者很多,如何在他们中间找到“代表”却是一件犯难的事情。考虑到此次展览是一个在全国平台之上的传统与当代的面对面碰撞,若想擦出火花,就必须在展示形式和参展作品上有所创新。从长期与工艺师的接触中发现,那些有过当代教育背景,且具有新的创作理念的作者更容易接受新的创作方法,也勇于探索创新。基于此,在策展时选择了一些既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又具有创新精神的中青年作为苏州雕刻工艺的代表。

今天,我们在展厅里看到的并不是当代苏州传统雕刻工艺的全部,它们只是一些不太老也不太年轻的愿意将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和当代雕塑艺术进行对话的工艺师。在这样的展览会上,无论他们“说”了些什么,都是一次真情流露。如若能够通过这次历史性的会晤,让传统工艺美术在当代审美语境中找到更多适合自己的语言,也算是植根于农耕社会的传统工艺美术向信息时代跨出的一小步。